阳光透过窗子斜照在桌子上,乌云似有似无的躲藏在它前面,好像他们在玩捉迷藏。猫和狗的打闹声、轻轻的钢琴声、偶尔的几声蝉鸣、发丝被风扇吹到脸上痒痒的感觉,这场景就像电影里面的镜头,让人觉得不真实但又沉迷其中。时间的滴答声仿佛也变慢了半拍,这种心安的时刻长大后很少有了,大多数都是焦虑、害怕,这种渴望慢慢变成了一个美好而向往的梦。
小的时候,我跟哥哥还有妈妈去一大片玉米地里拔苗儿。那应该是九月份,记得眼前天空被夕阳染成红色,远处的树林和天空连成一片,美的舍不得眨眼。我跟哥哥说,以后我们住在这里好不好,盖个小房子 每天都可以看到夕阳。这是我童年留下的少之又少的记忆。这个画面后来慢慢就成了我一直追逐的梦,希望在我还有意识的时候可以在回到那个状态,也许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但我笃定可以接近那个巢穴。小时候爸爸妈妈没什么时间管我,他们每天做家具,满院子的木头的味道,妈妈经常用下角料在大铁锅里烧饭吃,那个木头被火烧的味道夹杂着饭香的味道非常好闻。我爸那时候做了一个很舒服的躺椅,我经常搬来放在院子里,找颗最粗的梧桐树。然后躺椅放在树下面,用大蒲扇把脸盖住,从扇子的缝隙里看叶子缝隙里的天空,就这样能看很久,后来长大了也是喜欢对着天空发呆。我觉得人实在是渺小,对于这个宇宙 我们就如一颗蒲公英、一只鸟儿罢了。 梧桐在时光间摇曳,时光消逝在梧桐间。一切都会成为过客,坐在夕阳下,闭上眼睛细细感受回归的灵魂。 感受大片的麦田在泥土里生长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