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期次:总第146期
首播时间:2006年5月*日
版权:孙潇毅
文稿/主持:孙潇毅
【上半段】
版头1 / 版头2

什么时候我们内心的恬静已渐渐被浮躁代替,
什么时候我们习惯于城市的喧嚣,远离乡野的纯净;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漠然地游走于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中,
什么时候纯真的年代已然逝去……
我们似乎已不再爱听老歌,
已经想不起那些单纯的透明的旋律,
甚至已经无法记起多年前被他们感动的那一刹那。
请在这里,与我相约,重温那逝去的民歌年代…..
放肆幻听之民歌年代第一集-他们在风中吟唱
落满一地的雏菊。纷纷坠落的小雨。秋天微微的叹息。

时光破碎一地。无从拣起。

音乐以回归线的姿势横越在岁月的经纬上,赫然且无声。

一年前的歌。两年前的安慰。三年前的失落。四年前的欢乐。五年前的平静。六年前的失恋。七年前的美好……

那种种必须经历的,你不会比时间更明了。

我们以年代划分我们所走过的路。一不小心,就掉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但是,自己的心还停留在那个永不消逝的昨天。

还有什么能够了解我们曾付出与畅想的昨天?

还有什么能够了解我们曾拥有的笑与泪?

一张唱片。仅仅需要一张布满尘埃的唱片。

所有的所有。都已回归。

王海玲《忘了我是谁》 CD 01
这首歌,王海玲的《忘了我是谁》,70年代的原唱。后被无数歌声争相翻唱。

那个被我们称为民歌年代的日子已经走远。喇叭裤,卡带机,吉他手,英文歌……即使你上街没有SUPERMARKET,即使你在家还没有听说过互联网,但据说,那些日子依然是彩色,绚烂缤纷。即使你忘了你是谁,我想,这些听过的歌,也不会忘记。

潘安邦《爸爸的草鞋》CD 02
今天要和你分享的音乐是要重回20多年前,那个灿烂的民歌年代。其实这些歌曲有一些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有一些因为时间的关系可能从来没有听过,不过它们都带有那个纯真年代的特有的气息—淡淡的,恬静的,欢畅的和纯真的味道。这样的泛着甜美的欢乐已经在现在时代的音乐里难以寻觅。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物质稀缺的年代,大多的歌里都洋溢着一种清新的欢畅和愉悦,一种自然甜美的欢乐紧紧地抓住你,即使是伤感的情歌也总在末尾处让你听见希望。那样一个理想主义的年代,也是今天的我们所稀缺的。

这首歌,李宗盛投身歌坛最早参与的音乐团体,台湾70年代无人不知的划时代音乐组合“木吉他”,这首经典之作最能代表那个时代的民歌味道,清新流畅的旋律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个故事,以事叙景,以景带情,非常快乐的一首歌。《赶路》木吉他合唱团。

木吉他《赶路》 CD 03
民歌年代究竟具体是什么时期,其实并没有一个很确切的界定,现在我们所说的民歌年代其实是大家都公认的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台湾歌坛,从现在算起来应该是20多年前。那个时候是台湾乐坛的辉煌时期,乐坛的歌手星光灿烂,而且都是风格各异声音各有特色,那个时候好歌总是能够听到,而且很快都会被传唱与流传。那个年代响亮的名字现在可以列出一大串:刘文正,齐豫,郑怡,包圣美,李碧华,蔡琴,黄莺莺,叶佳修,龙飘飘潘安邦……真是一个闪亮的民歌时代。

有很多人听民歌是从收音机开始的,因为那个时候的很多民歌手都是电台主持人,他们在电台经常会播一些民歌歌曲,校园歌曲,比如蔡琴,郑怡,沈时华当时都是非常著名的电台主持人。那个时候的媒体远没有现在这样发达,一档好的广播节目已经可以让日子变得很闪亮了,所以你可以从收音机里听到南方二重唱,黄舒骏,邓妙华,王芷蕾,大小百合等等。不知道你还记得这些名字吗?这是一首你肯定听过的民歌时代的代表作品《兰花草》。

银霞《兰花草》 CD 04
刚刚那首《兰花草》有很多不同的版本,但是据不完全考证,这个版本才是最早的原唱版本,这位女歌手叫银霞,银色的银,晚霞的霞。早期有不少校园民歌都是她演唱的,只是你可能并不太熟悉她的名字。另一首活泼俏皮的歌曲《蜗牛和黄鹂鸟》也是她的首唱,一首充满童趣的歌曲收录在流行唱片当中,足可以显现那个时代童真单纯的气质。

银霞《蜗牛和黄鹂鸟》 CD 05
【下半段】
版头1 / 版头2

什么时候我们内心的恬静已渐渐被浮躁代替,
什么时候我们习惯于城市的喧嚣,远离乡野的纯净;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漠然地游走于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中,
什么时候纯真的年代已然逝去……
我们似乎已不再爱听老歌,
已经想不起那些单纯的透明的旋律,
甚至已经无法记起多年前被他们感动的那一刹那。
请在这里,与我相约,重温那逝去的民歌年代…..
放肆幻听之民歌年代第一集-他们在风中吟唱
放肆幻听 之民歌年代第一集-他们在风中吟唱。我是晓奕。我们的节目网址是www.fly914.com 欢迎和我们一起来分享更多好音乐。

今天让我带你重回那个久远的民歌年代,找回那些被岁月尘封的声音。这一连串的名字用他们的歌声串起了我们的整个70年代和80年代。这些歌既熟悉又陌生,那不能被丢失。

李碧华《海韵》 CD 06
如果要追溯民歌年代的源头应该重回到1975年。1975年,台湾音乐人杨弦、胡德夫在台北中山堂举行的演唱会揭开了民歌时代的帷幕。从那时起,民歌创作逐渐形成一种气候。从零星的、不确定的、无意识的、地下的状态发展到有固定的创作人员和演唱人员,许多人会有意识地把自己作品的立意、风格、形式往校园民歌方面靠拢。当时著名的唱片公司有”新格”、”海山”、”歌林”、”丽歌”、”四海”等,其中”新格”在1977年举办了首届”金韵奖”校园民歌大赛,并出版了同名专辑,一直出版到第十二辑。当时虽被称为”校园民歌”,但参赛的人并非全是学生,有许多是社会上的音乐爱好者。这些歌随即很快流行于校园之中,并广泛流传于社会。创作成为一种风尚,而创作者又互相影响,整合成那个时代的主要气质,也就是清新而诗意的感觉,还有一种纯真与理想主义的色彩,比如这首歌《阳光和小雨》,潘安邦的歌唱。

潘安邦《阳光与小雨》 CD 07
潘安邦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吗?对于大陆的歌迷来说他真是一个迟到的歌手,很多人认识他是90年代初的中央台的春节晚会那一首歌曲开始的,但是他真正是70年代的校园民歌时代的那些经典歌曲,象〈乡间小路〉〈爸爸的草鞋〉等等歌曲,他的声音是那个时代最标准的男声,干净,纯净,还要带有校园的气息。虽然在多年后他重回乐坛,但是青春的年代还是无法替代,现在来听听他早期录唱的代表作〈回家〉。

潘安邦〈回家〉 CD 08
你的生命中,也曾吟唱过一首、或几首民谣吧

它们是六十年代、七十年代还是九十年代的呢?

是属于台湾橄榄树时代的遗风、还是如今的恋恋风尘版呢?

它们、以及诠释的歌者们,于你又有多少意义呢?

这些音乐是匆匆过客、雁过留痕、还是永志不忘呢?

民歌年代第一辑“他们在风中吟唱”

潘安邦〈外婆的澎湖湾〉 CD 09
《外婆的澎湖湾》是最早流传到祖国大陆的台湾校园民谣之一,但在上一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家更熟悉的是王洁实谢莉斯版本。后来王洁实谢莉斯还翻唱了叶佳修的《踏着夕阳归去》、《赤足走在田埂上》等作品。今天我们这个版本是潘安邦所唱的〈外婆的澎湖湾〉。

那个时代的男生是清新的,而在1975-85这十年间,风行台岛的校园民歌中的女声几乎清一色地是如鸟儿清啼般地娓婉清亮。曾在大陆也很流行的如包圣美的“捉泥鳅”、“小茉莉”,陈明韶的“风告诉我”、“送你一首小诗”,齐豫的 “春天的故事”、 “欢颜”,邰肇玫、施碧梧的“如果”,等等,等等。只不过由于当时的资讯等条件尚未发达完备如今日,我们不仅不可能同步倾听来自远方的歌声,甚至无缘与其中的一些相遇,比如这在20年后仍令我感叹迷醉的郑怡( “微风往事”、 “月琴”)、王海玲(“忘了我是谁”、“偈”)、杨芳仪、徐晓菁(“秋蝉”、“露莎兰”)……当她们正在歌唱的时候我们无缘听到,没有关系,在20年后我们再来回顾,虽然他们都是如此久远的声音,可是也许你可以从中听出新鲜的感觉。在那些清一色的女声里,有一些声音还是蛮特别的,象这位女歌手当时还是刚刚出道,但是许多年后她终于成为了红极一时的巨星,她就是陈淑桦,我们来听她刚刚出道时演唱的民歌作品〈七夕雨〉。

陈淑桦〈七夕雨〉CD 10
最后我们要听到的是罗吉镇和李碧华的《神话》。罗吉镇后来成为世界五大唱片公司之一的BMG的台湾公司总经理,而李碧华则是80年代到90年代初台湾歌坛一位有名的女歌手,其实,许多歌,包括《心雨》,《爱的奉献》,都是李碧华的原唱。

这首《神话》也成为民歌的神话,被翻唱的次数不下百次,演唱歌手数十人,任时光无情逝去,一代又一代的歌手前仆后继去演绎时代的神话。这首曲调优美带着淡淡愁绪的情歌也是70年代不被时光磨灭的神话。歌声中,让我们重回那个不会被遗忘的民歌年代。

谢谢你和我来分享今天的放肆幻听——“民歌年代”第一辑“他们在风中吟唱”。这里是放肆幻听,我时晓奕,下期再会。

背景音乐《自从》

所选歌曲:
王海玲《忘了我是谁》
潘安邦《爸爸的草鞋》
木吉他《赶路》
银霞《兰花草》
银霞《蜗牛和黄鹂鸟》
李碧华《海韵》
潘安邦《阳光与小雨》
潘安邦〈回家〉
潘安邦〈外婆的澎湖湾〉
陈淑桦〈七夕雨〉
李碧华 罗吉镇《神话》
郑怡《小雨来得正是时候》